E悠生活

妞书僮:三生之女,至死为敌!奇幻新作《-幽影王冠》女王如何厮杀出生机

作者: 来源:未知 2020-07-02

奇幻新作《幽影王冠》描述与大陆隔绝的芬贝恩岛上,一直以来的残酷传统。一胎三胞的女王厚赐,注定要被训练成毒物使、元素使、自然使,使用天份、操控元素,学会致人于死地的能力,为生存残杀自己的同胞姐妹,以继位成为下一任女王。

妞书僮:三生之女,至死为敌!奇幻新作《幽影王冠》女王如何厮杀出生机

source: pixabay

被命运玩弄于鼓掌,必须屠杀同胞才能存活的三姐妹,到底要怎幺逃过死劫,该怎幺做才能唤醒心中的力量,取得自由?来看将活毒蛇当作首饰配戴的美丽毒物使要接受怎幺样的挑战。自由、爱情、亲情都失去了的话还能够有勇气面对生活吗?一起来看看作者如何描述出,美丽又严峻的神秘岛屿上,少年少女的爱恨!以下为新书内容转载,妞妞们请服用~

女王的十六岁生日

十二月二十一日

五朔节前四个月

一名年轻的女王赤脚站在木块上,伸出两只手臂,只能靠身上单薄的内衣裤和又长又黑的头髮来抵御寒冷的空气,她用上了她那纤细身躯的每一丝力气才能让自己抬头挺胸。

两个高䠷的女子绕着木块转,指尖在交叉的双臂上敲打着,脚步声在寒冷坚硬的木头地板上迴荡。

「她瘦到只剩皮包骨了,」关妮薇说,边轻轻拍打她的肋骨,好像可以把它们吓回皮肤深处似的,「而且个子还是太小,瘦小的女王可不会让人多有信心,议会上的其他人一定忍不住嘀嘀咕咕。」

她嫌恶地打量着女王,眼神逗留在不完美的每一处:凹陷的双颊、苍白的肌肤、有毒橡树枝在右手擦出的伤口还结着痂,不过不会有疤痕,他们对此非常小心翼翼。

「把手放下。」关妮薇说,转过身。

凯萨琳女王瞥着娜塔莉亚,艾伦家姊妹中较年长也较高大的那一个,娜塔莉亚看向她,然后点点头,原本凝滞的血液似乎又再度流回凯萨琳指尖。

「她今晚必须戴手套。」关妮薇说,批评的语气无庸置疑,但决定如何训练女王的是娜塔莉亚,如果她想在凯萨琳生日前一週拿有毒橡树枝磨她的手,也只能顺她的意。

关妮薇挑起一绺凯萨琳的头髮,然后用力一拉。

凯萨琳痛得眨眼,自从站上那块木头之后,关妮薇就一直用手在她身上东戳西戳,还粗鲁地拉来拉去,好像故意想让她跌倒,这样一来就能责备她怎幺又瘀青了。

关妮薇又拉了一下她的头髮。

「至少头髮没掉,但黑髮怎幺可以这幺无聊?而且她还是好瘦小好瘦小。」

「她是三胞胎里最晚出生、也最娇小的。」娜塔莉亚用她那低沉冷静的嗓音说,「我说妹妹啊,有些事情是无法改变的。」

娜塔莉亚往前一站,凯萨琳的视线很难不跟着她转,娜塔莉亚.艾伦是她从小到大所能拥有最接近母亲的角色了。凯萨琳六岁时和姊妹分别,离开她在小黑屋的家前往格利斯厥庄园,一路上她都把脸埋在娜塔莉亚的丝绸裙摆里,那天,凯萨琳一点儿也不像个女王。但娜塔莉亚由着她闹,让凯萨琳边哭泣边毁了她的裙子,还抚着她的头髮,那是凯萨琳最早的记忆,就那幺一次,娜塔莉亚准许她表现得像个孩子。

在接见厅中斜照的光束中,娜塔莉亚的冰金色髮髻看起来几乎接近银色,但她其实并不老,娜塔莉亚永远不会老去,她扛了太多工作、太多责任,没有资格变老,她是用毒世家艾伦氏族的主事者,也是黑议会里最有权势的一员,正在替他们扶养新任女王。

关妮薇抓住凯萨琳被下毒的那只手,大拇指沿着痂皮抚摸,找到一片特别大的,然后抠到它开始流血。

「关妮薇,」娜塔莉亚提醒道,「够了。」

「戴手套应该没问题吧,」关妮薇说,虽然似乎还在生气,「长度盖过手肘的手套可以衬托她手臂的轮廓。」

关妮薇一把放开凯萨琳的手,手臂垂落在她臀部两侧又弹起,凯萨琳已经在木块上站了超过一小时,眼前却还有漫长的一天要过,直到夜幕低垂,宴会开始。吞黑宴,毒物使的盛宴。光是想到就让她的胃部一阵痉挛,忍不住瑟缩。

娜塔莉亚皱眉。

「妳有没有好好休息?」她问。

「有的,娜塔莉亚。」凯萨琳回答。

「除了水和稀粥之外没吃别的?」

「没有。」

连续好几天她都只能喝水和稀粥,即使如此,也许都还不够,她即将吃下的毒物多到可能连娜塔莉亚的训练都应付不了,当然,如果凯萨琳身为毒物使的天赋够强,应该可以安然无恙。

凯萨琳站在木块上,接见厅逐渐昏暗,感觉四面墙壁沉甸甸地朝她挤压而来,因为满满一宅邸的艾伦氏宗亲而显得更加迫人。为了女王的十六岁生日,他们从岛屿各处而来齐聚一堂。平常的格利斯厥庄园像个安静的大洞窟,只有娜塔莉亚、僕人们、娜塔莉亚的弟妹关妮薇和安东宁,娜塔莉亚住在镇上的表亲路西安和艾莉嘉有时会来访,除此之外空蕩蕩的。今天的格利斯厥庄园却不一样,忙碌又富丽堂皇,挤满等着发威的毒物和毒物使,如果屋子会笑,那幺格利斯厥庄园现下一定正在狞笑着。

「她非得準备好不可,」关妮薇说,「这座岛上上下下都会知道今晚发生的事。」

娜塔莉亚对着妹妹撇头,那个姿势一看就知道她也一样担心,却早已听腻了这些担忧之言。

娜塔莉亚转身往窗外看,一路望向丘陵底部的英锥陵王都,芙洛宫的一双黑色尖塔刺穿袅袅炊烟,那里是女王统治时生活的地方,也是黑议会的永久居所。

「关妮薇,妳紧张过度了。」

「我紧张过度?」关妮薇反问,「登基年就要到了,我们手上却只有一个虚弱的女王,要是我们输了……我是不会回普林的!」

她妹妹的声音好尖锐,娜塔莉亚不禁咯咯笑。普林原本是毒物使的城市,但现在只有最弱小的人才住在那里,截至目前,毒物使已经掌控了整座英锥陵王都超过一百年了。

「关妮薇,妳根本没去过普林。」

「别取笑我。」

「那妳就别逗我笑,有时候我真的搞不懂妳。」

她又望向窗户外,看着芙洛宫的黑色尖塔,艾伦氏族在黑议会上有五名成员,过去三代以来都不少于五名,他们都是由掌权的毒物使女王安插的。

「我只是想把妳可能忽略的事告诉妳,有鑒于妳常常没空管议会的事,忙着训练和疼爱我们的女王。」

「我没忽略任何事。」娜塔莉亚说,关妮薇垂下视线。

「这是当然了,姊姊,我很抱歉。只是神殿公开支持元素使之后,议会越来越紧张了。」

「神殿负责的是举行庆典和为生病的孩子祈祷,」她转身,点点凯萨琳的下巴,「至于其他事,人们都必须听从议会的领导。」

「关妮薇,妳何不去马廄牵匹马、散散步?」她提议,「帮助妳放鬆心情,或者回去芙洛宫,那里有事需要人料理。」

关妮薇闭上嘴,有那幺一会儿,她似乎有可能抗命或者踏上木块赏凯萨琳一巴掌,只为了缓解她的紧张。

「真是个好主意。」关妮薇说,「那幺,今晚见了,姊姊。」

关妮薇走了之后,娜塔莉亚对凯萨琳点点头,「妳可以下来了。」

瘦巴巴的女孩膝盖颤抖着爬下木块,小心不让自己跌倒。

「回妳房间吧,」娜塔莉亚说,又转过身去检视桌上的一綑纸张,「我会请吉赛儿端一碗粥过去,吃完后妳只能喝几口水。」

凯萨琳低下头,微微屈膝行礼,娜塔莉亚的眼角余光看见了,凯萨琳却还逗留在原地。

「真的吗……」凯萨琳问,「真的像关妮薇说的那幺糟糕吗?」

娜塔莉亚打量了她一会儿,似乎在考虑要不要拨冗回答。

「关妮薇老爱操心,」她终于开口说,「我们还是孩子的时候她就是这个样。没那幺糟糕,小凯。」她伸出手将女孩的一绺头髮顺到耳后,娜塔莉亚心情好时总会这幺做,「早在我出生之前,王座上坐的就一直是毒物使女王,一直到妳我死后,掌权的也一直都会是毒物使女王。」她将手放在凯萨琳的肩膀上,高䠷又冷艳的娜塔莉亚,她说出口的话不容他人置喙或存疑,凯萨琳若能更像她一点,艾伦氏族就没什幺好担心的了。

「今晚的宴会,」娜塔莉亚说,「专属于妳,是为了庆祝妳的生日而举办的。好好享受吧,凯萨琳女王,其他的就交给我来烦恼。」

*

凯萨琳女王坐在梳妆镜前打量着自己的倒影,吉赛儿梳理着她的黑髮,每一下都又久又平稳,凯萨琳仍然穿着长袍和内衣裤,还是觉得好冷,格利斯厥庄园是个多风又暗影幢幢的地方,有时候,她觉得自己好像有大半的人生都活在严寒刺骨的黑暗中。

梳妆檯右边是个玻璃牢笼,她的珊瑚蛇正在里面休息,吃蟋蟀吃得肥嘟嘟。凯萨琳从她还是只刚孵化的小蛇时就开始养她了,她是凯萨琳唯一不会害怕的有毒生物,熟知凯萨琳嗓音的振动和肌肤的气味,她从不曾咬过主人,半次都没有。

凯萨琳今天会戴着她去参加晚宴,缠绕在腕上像只温暖又有力的手镯,娜塔莉亚会配戴一只黑曼巴。凯萨琳小小的蛇手镯比不上披挂在肩膀上的巨蛇那幺华丽,但凯萨琳喜欢她的小巧首饰,漂亮多了,红、黄、黑三色相间,人们说这是剧毒的颜色,不愧是毒物使女王最完美的配件。

凯萨琳摸摸玻璃,珊瑚蛇抬起浑圆的头颅。他们告诫过凯萨琳不要帮她取名字,三番两次叮嘱说她不是宠物,但是在凯萨琳心中,她偷偷叫珊瑚蛇「甜心」。

「别喝太多香槟,」吉赛儿说,边把凯萨琳的髮丝分成几个等份,「一定有毒,或者掺了有毒的果汁,我在厨房里听说了会有什幺粉红色槲寄生果实。」

「我非喝一点不可。」凯萨琳说,「再怎幺说,他们都是为了我的生日才举杯祝贺。」

她和姊妹们的生日,整座岛上的人们都在庆祝新一代三生女王的十六岁生日。

「沾沾嘴脣就好,」吉赛儿说,「别喝多,要注意的不只是毒药,还有酒精本身。妳弱不禁风的,喝不了多少就会晕头转向。」

吉赛儿将凯萨琳的头髮编成辫子,在她的头后方旋转盘绕,高高堆成一个髮髻,她的动作很轻柔,从来不会用力拉扯,深知以身试毒多年的凯萨琳头皮已经变得很脆弱。

凯萨琳伸手想拿更多妆品,但吉赛儿发出啧啧声,为了掩盖住肩膀突出的嶙峋瘦骨,女王的粉底已经涂得太白,毒物害她日渐消瘦,那些盗汗和呕吐的夜晚让她的肌肤变得像沾湿的纸张般脆弱又透明。

「已经够漂亮了,」吉赛儿说,对着镜子微笑,「妳的眼睛像洋娃娃一样又大又黑。」

吉赛儿很善良,是格利斯厥庄园的女僕中她最喜欢的一个,但就连吉赛儿在各方面都比女王还美,她的嘴脣饱满、神采奕奕,虽然她深金色的头髮必须漂成娜塔莉亚偏爱的淡金色,却仍然散发着光泽。

「洋娃娃的眼睛。」凯萨琳覆诵。

也许吧,但她的眼睛并不美,而是病恹恹的容颜中的两丸黑色圆球。凯萨琳凝望镜子,想像着自己身体的每个部位:瘦骨、薄皮、贫血。用不了什幺力气就能将她粉身碎骨,剥掉那单薄的肌肉,挖出内脏摊在阳光下晒乾。她纳闷,她的两个姊姊也是一样的血肉之躯吗?她们骨子里是否都是一样的,没有毒物使、自然使、元素使之分?

「关妮薇认为我会失败,」凯萨琳说,「她觉得我太瘦小太虚弱了。」

「妳是毒物使女王。」吉赛儿说,「还有什幺比这更重要的?而且妳才没她说的那幺瘦小虚弱呢!我见过更瘦小、更虚弱的。」

穿着黑色紧身裙的娜塔莉亚一阵风似地颳进房里,她们应该听见她的脚步声的,鞋跟敲击着地板,挑高的天花板反射着回声。吉赛儿和凯萨琳都太分心了。

「她準备好了吗?」娜塔莉亚问,凯萨琳站起身,由艾伦氏族的领导人帮忙着装是一项殊荣,专门保留给庆典,特别是最重要的一次生日。

吉赛儿拿来凯萨琳的礼服,黑色、裙摆丰厚,沉甸甸的而且无袖,不过他们已经準备好用来遮掩毒橡树枝疤痕的黑色绸缎手套。

凯萨琳套上礼服,娜塔莉亚开始拉线固定,凯萨琳的胃一阵颤抖,与宴众人聚集的声响已经从楼梯传上来。娜塔莉亚和吉赛儿将手套滑上她双臂,吉赛儿打开珊瑚蛇的玻璃笼,让凯萨琳捞出甜心,小蛇温驯地缠住她的手腕。

「给牠餵了药吗?」娜塔莉亚问,「可能有需要。」

「她会乖乖的,」凯萨琳说,摸摸甜心的鳞片,「她很有规矩。」

「随妳吧。」娜塔莉亚将凯萨琳转向镜子,双手搭在她肩膀上。

在此之前,从来没有法力相同的女王连续掌权超过三任,席薇亚、妮可拉和卡蜜儿是最近三任女王,全都是艾伦氏族扶养长大的毒物使,只要再出一名毒物使女王,或许就能建立起一个王朝,从今而后只有毒物使女王能够长大成人,她的姊妹一出生就必须被淹死。

【延伸阅读】

妞书僮

妞书僮:三生之女,至死为敌!奇幻新作《幽影王冠》女王如何厮杀出生机

source: 博客来

妞书僮:三生之女,至死为敌!奇幻新作《幽影王冠》女王如何厮杀出生机

出版社:脸谱

作者:凯德儿‧布雷克(林欣璇  译)

相关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