Y默生活

十月十日缅怀空军英雄:在蓝天下,那国旗看起来竟是那幺的灿烂

作者: 来源:未知 2020-06-20

一切又归于平静。

所有墓碑上的国旗在一个钟头之内都已撤光,空军公墓内的那些一排一排似乎见不到边的坟,又回到了往日的寂静,前一天整个墓园布满青天白日满地红国旗的盛况不再,留下的仅是在网路上疯传的大批相片,及参与人士心中的回忆。

那天,在撤完旗后,我一个人坐在长亭下的石椅上,看着那些墓碑,又望着那逐渐萧飒的天空,想着这是一个什幺样的缘份,竟让我能发起在当今社会上引起如此大迴响的活动。

去国四十余年,每次回国时,我都会到碧潭去。有时是与朋友同去,但是多半时候是一个人前往,去那里不是为了戏水观光,而是到那潭绿水边上的山上,去凭弔葬在那里的一千多位亡魂。

在那一千多座坟里,仅有区区几位是我所熟悉的朋友。然而,其余的那些似乎陌生的烈士,我又是对他们的事蹟是那幺的了解,所以每次我站在那些墓碑前时,心中总会感到一丝莫名的悲伤。他们不认识我,但是我却因为他们的牺牲,有了个安全的成长环境,更在我去国的四十余年期间,让我在想家时,还有个家可以回。

在当今社会上一片「去中国化」的风气下,军人因为是捍卫「中华民国」的关係,竟也遭到了池鱼之殃。不但媒体极尽其能的找机会羞辱军人,政客也想尽办法来削减退伍军人依法所领的退休俸,这种情形看在我眼里除了让我对台湾的防卫感到忧心之外,更让我庆幸有一群坚信「国家、荣誉、责任」信条的军人,在我年幼的年代肯捨身卫国,让我能在安全的环境下成长。

五十年前当我在高中的时候,我是坚信着有朝一日国军是会反攻大陆的,而在那个时刻来临的时候,美国是会尽全力来协助我们的。但是,随着岁月的增长,我逐渐了解国际上是只有「利益」而没有「义气」的,美国会利用台湾来牵制大陆,但是绝对不会为了台湾与中共翻脸。而「反攻大陆」只是一个凝聚国人信心的口号而已,因为那是一个「可以说,但不可以做」的事!

十月十日缅怀空军英雄:在蓝天下,那国旗看起来竟是那幺的灿烂

当时的那群军人,虽然没有机会执行「反攻大陆」的大业,但是他们却在那个口号下确保了台澎金马的安全,而许多军人却在这个过程中为了那个崇高的理想牺牲了他们的生命。

为了不让那些人的忠烈故事消失在碧潭的荒烟蔓草之间,同时让更多的人了解那段历史,我于几年前开始在回国时带领朋友们到碧潭的空军公墓去追悼烈士,并将烈士们的故事说给那些朋友听。

今年三月当我又带着一群朋友去碧潭时,我弟弟王立纲律师也刚好在台湾,所以他就跟着我一起前去。听完故事回来之后,他相当的感动,并表示我其实该可以对那些烈士们做更多的事,就在那时,他给了我到烈士墓前插旗致敬的建议。

我听了之后,真觉得那是一个相当有创意的点子,不但可以表现我们对烈士们的怀念,更可以藉着这个机会凝聚有相同理念的人对军人们的敬意,于是我立刻开始计画这个活动。

没想到这个计画在网路上宣布之后,反应竟是相当的热烈,不但大批的群众表示要参与,前总统马英九先生竟也主动与我联络,表示想参加这项活动,也就是在那时我知道这个活动已超出我个人可以主导的程度了。而且我在八月底即将返美,更是无法亲自顾及这个行动,于是商请田定忠教官及何又新女士在台湾帮我统筹规划这一个行动。

回到美国之后,我继续用LINE与田教官及何女士保持密切的联络,在这期间陆续有大鹏文教基金会决定捐赠这次活动所需的国旗,更有许多的朋友捐钱作为购买花朵及餐盒的费用。对于大家如此热烈的支持,我实在是非常的感动。

在长荣航空任职的严玉麟教官也趁着飞到旧金山时,与我联络,告诉我他可以找十几位同学在十月九日插旗的前一天,协助我完成插旗活动的所有前置作业,有了他的这项允诺之后,我一路为这件事而担忧的心情才稍微踏实了些。

十月十日缅怀空军英雄:在蓝天下,那国旗看起来竟是那幺的灿烂

虽然担心的事很多,但是由我十月六号返抵国门的那一瞬间开始,所有的事就像是有上苍特别庇护似的,一切都进行的相当顺利,就连天气都是相当的配合,除了在八号那天进行前置作业时下了一场雨之外,其余的时间都是豔阳高照,让活动得以顺利进行。

在十月九日,插旗活动正式进行的那一天,出乎我意料之外的是竟然有四百余位朋友前来参与这个活动,而除了马前总统之外,前国安会秘书长高华柱先生,前国防部长严明先生及前驻拉脱维亚大使葛光越先生,也都前来共襄盛举,这使得那天的场面更加庄严。

在几位贵宾完成象徵性的插旗之后,在十二位小组长的率领下,四百余位朋友立刻进入墓园,将国旗插在每一位烈士的墓碑旁。而我在那时则带着那几位贵宾到十二位我特别挑选的烈士墓前,将他们的英勇事蹟说给那几位贵宾听。在关永华烈士的墓前,当我说到关烈士是在他女儿七岁生日那天殉职时,马前总统脸上的表情顿时一变,他以哽咽的声音问我:「他的女儿现在还好吗?」我知道身为两个女儿父亲的马总统,在那时是真正的体会到了一位军人的殉职,他们所献出的并不只是他们有形的生命,更包括了他们全家的幸福!

那天下午及第二天,当我再回到墓园去向参观的民众解述那些烈士的故事时,我看着那一排排整齐的国旗,心中几度激动的几乎不能自已。那面国旗所代表的是中华民国,那些烈士为了确保「中华民国」的生存而牺牲了生命,在那面旗帜下成长的我,是有义务将他们的英烈事蹟传播出去。

如今墓碑前的国旗已经撤去,一切似乎又归于平静。但是,我知道在许多人的心中,那原本被当下环境而导致的郁闷心情,却因这次的插旗活动,而开朗起来。因为在蓝天下,那青天白日满地红的国旗,看起来竟是那幺的灿烂。

作者部落格:想飞的故事

相关文章